<noframes id="jhjzj"><nobr id="jhjzj"><thead id="jhjzj"></thead></nobr>

<address id="jhjzj"></address>

    <i id="jhjzj"><font id="jhjzj"><pre id="jhjzj"></pre></font></i> <noframes id="jhjzj">

      <pre id="jhjzj"></pre>

      <track id="jhjzj"></track>
      項目動態 | 突破高難度靶點,維眸生物以獨創能力加碼眼疾創新藥研發疾創新藥研發      返回列表
      作者:互聯網      時間 :2020-10-30     瀏覽:111

      20,25。

      維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眸生物”)擁有一支資深研發團隊,他們將人生中大部分年華與熱情傾注于創新藥研發領域,并期待能以他們的力量撬動中國創新藥研發。

      以年為記,20年、25年都是他們花在創新藥研發上的時間。

      面對25年這一時間刻度,維眸生物CEO沈旺博士談道:“這個數字,看上去很長,但較之我們在創新藥研發上做出的突破來說,太短了?!?/div>

      盡管在沈旺博士眼中,25年很短。但在維眸生物藥理部副總裁李勇博士眼中,沈旺博士在這25年間所做出的突破卻是極多的。

      “二十幾年的時間,研發出兩款藥并進入市場,這樣的成績讓我感到非常震驚。因為這并非僅依靠巧合便能達到,需要實力。正是因為沈博的這份實力,讓我選擇加入維眸生物。將我們豐富的研發經驗帶到中國的共同目標,則讓我選擇與沈博走得更遠?!崩钣虏┦空f道。

      這份堅信,來自于李勇博士近20年創新藥研發經驗。曾任新加坡眼科研究院(Singapore Eye Research Institute)教授、艾爾?。ˋllergan)資深科學家、10余年眼科醫生,并對Ozurdex®和臨床新藥DARPin(2019完成3期)的研發做出關鍵性貢獻的他,對于眼部研究有其獨到見解。

      李勇博士告訴動脈網:“加入維眸,也許會帶來‘1+1>2’的效果。而我也期望我與沈博能將創新的理念帶回中國,讓中國在下一個10年或20年也能產生足以面向世界的一流公司?!?/div>


      再出發:以國產藥替代進口藥


      在沈旺看來,國內創新藥行業發展在市場、政策等方面一直不太明朗,行業規范也尚未形成。2016年,當沈旺發現國內創新藥政策正逐漸變得開放起來,他便決定從美國回國,創立維眸生物。成立至今短短四年時間,維眸生物已獲三輪融資。資本方的青睞,不僅是對維眸生物硬實力的肯定,也是對該條賽道的看好。

      “目前進口藥引進后,落到老百姓頭上價格仍顯昂貴。我們期待用在國外積累的多年經驗,支持國內新藥研發。同時,我相信我們有能力研發出新藥,并用國產創新藥替代進口藥,再推廣到海外市場。這無論對國家還是民眾而言都有益處?!鄙蛲┦空f道。

      誠如沈旺博士所言,目前國產眼科用藥仍然以進口產品為主,國產替代具有極大空間。維眸生物不僅盯準了這一市場空間,在臨床需求及生物學的指導下選擇以干眼癥為發力點,持續向藥物稀缺的葡萄膜炎,青光眼、瞼緣炎等眼疾創新藥進行延伸布局,建立起豐富的產品管線。

      目前維眸生物已主要研發出VVN001、VVN539、VVN461e三款候選藥物。作為手持多項研發專利,維眸生物的探索路徑及研發成果值得深度解讀。


      VVN001:瞄準干眼癥,研發第二代LFA-1拮抗劑


      醫學領域將干眼癥定義為多種因素所致的一種眼表疾病,包括眼表不適、視力變化和眼膜不穩定并伴有潛在眼表損害、淚液滲透壓升高和眼表炎癥反應的眼部疾病。

      據Frost&Sullivan數據顯示,中國干眼癥患者人數從2015年的2.1億增長到2019年的2.4億,預計到2030年將增長至2.7億,其年均復合增長率約2.7%。

      炎癥是干眼癥發病機制中最關鍵的因素,但細胞凋亡、性激素變化等也共同參與了干眼癥的發病過程。通常而言,干眼癥的治療方法多為眼藥水及淚液替代品,但針對多樣病因,以上兩種治療方法顯然存在一定局限性。其療效多為緩解癥狀,而非將干眼癥的潛在病因消除。

      針對這一痛點維眸生物打造出VVN001—第二代LFA-1拮抗劑,并以此為基礎計劃研發多款治療干眼癥的復方產品。相較于傳統干眼癥治療藥物“環孢素”,LFA-1拮抗劑溶解度更優、分子活性更強,更具安全性。

      沈旺博士解釋道:“因環孢素具有較為復雜的設計工藝,且對眼部具有一定刺激性,并非一款非常理想的藥物。而LFA-1拮抗劑水溶性就較好,對眼部的刺激性也會相應較小。同時,LFA-1拮抗劑起效更快,僅需兩周便可起效,而環孢素則至少需要6周才能達到最大效果?!?/div>

      那么,LFA-1拮抗劑究竟是如何工作的?

      LFA-1與配體ICAM-1結合并激活T細胞,使之附著在內皮細胞表面,將會引起炎癥反應。而LFA-1拮抗劑VVN001,可阻斷LFA-1與配體ICAM-1的結合,有效控制干眼癥炎癥反應。

      維眸生物在第一代LFA-1拮抗劑Lifitegrast化學結構基礎上進行了改良,提高了其分子活性、溶解性,減少了使用該藥物后所可能產生的相關不良反應,并建立起相關動物模型對這一結果進行了驗證。

      目前,VVN001的二期臨床研究已經獲FDA批準,即將開始入組病人。


      VVN539:扎根青光眼領域,以雙靶點實現雙重降壓 


      “哪里有需求,我們就往哪里扎?!崩钣虏┦空f道。

      目前青光眼已成為全球第二大致盲性眼病。據WHO預測,2020年全球原發性青光眼將達到7964萬名,其中11.2%的患者將失明,中國全人群原發性青光眼患者將達到2182萬名,占全球27.4%。數據背后,是青光眼極大的市場需求。

      不僅如此,針對青光眼維眸生物研發出Rock抑制劑,開創小梁網降眼壓新途徑。以Rocki+雙靶點,實現雙重降壓,有效降低眼內壓。經實驗對照,其效果優于目前市場領導者 Netarsudil全新的作用靶點,并可與其他抗青光眼藥物聯合應用,進一步增強降眼壓效果。

      透過維眸生物在創新藥研發上所產出的成果,不難發現企業在藥物研發上的實力。其不僅能夠針對一項眼疾戰略性地選擇特定適應癥進行產品組合布局,并搭建起一整條產品線。憑借企業在行業內的耕耘與實力。


      VVN461e:入局者稀少的葡萄膜炎創新藥市場

      葡萄膜炎是眼內組織發生的炎性反應,這種炎性反應還可能引起一系列嚴重的并發癥與后遺癥,導致眼部致盲。

      然而目前葡萄膜炎治療藥物以進口藥為主,國產藥較少。雖然葡萄膜炎患者相較于其他幾種眼疾而言患者數量較少,但該類疾病所能夠使用的藥物也較為稀缺。維眸生物瞄準這一痛點,研發JAK1抑制劑首個滴眼液劑型,用以治療免疫或炎癥性眼科疾病。

      維眸生物經試驗證實VVN461e具有出色的靶點選擇性和靶器官集中度,其對JAK1和TYK2的選擇性顯著,并能夠使藥物高度集中在眼部脈絡膜等部位。

      未來針對VVN461e,其適應癥范圍還可擴展至干燥綜合征、慢性植物抗宿主?。℅vHD)、嚴重干眼癥、結膜炎眼部疾病。


      初心

      “由于我們定位在眼部治療,因此我們也并不限制自己是做哪一種疾病,只要是與眼睛有關,我們都會看一看?!崩钣虏┦空f道。

      正是懷揣著這樣一顆希望能夠在國內眼部疾病創新藥研發上做出貢獻,使國產藥替代進口藥的初心,維眸生物才會不斷在眼疾治療這條路上尋找新的出口,將基礎醫學研究和臨床治療連接起來,憑借團隊科研能力不斷研發出新藥。

      同時,整個行業也在政策的驅動下發生著變革。2015年底的統籌政策發布以來,國家藥監局連續發布多項相關政策,建立優先審評機制,加速創新藥臨床審評和上市審評效率。MAH等政策更促使醫藥行業未來發展更為規范化、集中化。創新藥的發展或許需要時間,但卻已在路上。



      來源:動脈網

      911色主站性欧美,摄影师私拍一区二区,欧美大香,激情偷乱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noframes id="jhjzj"><nobr id="jhjzj"><thead id="jhjzj"></thead></nobr>

      <address id="jhjzj"></address>

        <i id="jhjzj"><font id="jhjzj"><pre id="jhjzj"></pre></font></i> <noframes id="jhjzj">

          <pre id="jhjzj"></pre>

          <track id="jhjzj"></track>